呆呆💚🌴💚

业余在荣清水文半透明写手。偶尔夕阳红。

【破百倒计时福利】乖~吃药~

“嘉嘉我提前下了会班,你看给你带了……”


话音未落,就看到工作室的灯又亮着。你放下芝士蛋糕径直走了过去。


屋里的人由于太过沉浸在工作中,完全没有注意到你留在身后。


“王嘉尔,你在干什么?”你说得语气温柔,却好似绵里藏针,扎得他手忙脚乱,可是看着他微微泛红的脸颊想到还生着病的他,心又瞬间软了下来,叹了口气,说道:“嘉嘉啊,生病了就该歇着。”


“我……我怕影响其他人的进度……”不知怎的,此刻的他像极了偷吃糖果被抓包的小朋友,委屈巴巴地看着你,这幅模样,当真是夺魂索命了。


无可奈何,只能放过。谁让自己就是喜欢他呢?


不行!他都成惯犯了!这次绝对不能再心软!


于是你再次摆出一副“严厉”的模样,“你要再这样,我就不管你了!”


谁知道这家伙早就摸清了你的套路,笑嘻嘻地将你搂过来,“你忍心啊?”


嘿!你可真是……别说,挺暖和……不对!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哼,别怪我用那招了!


上一秒还在因为“哄好了你”而沾沾自喜的他,下一秒就迎接到了泪眼汪汪的你。


“你怎么每次都这样!身体不好我多担心啊呜呜呜万一哪天你垮了我怎么办呜呜呜那时候要是结婚了就剩下我们孤儿寡母呜呜呜——”


果不其然,他慌了。“我我我我错了!别哭了啊~我看你这样我都快哭了啊喂!”他急忙拿来纸巾,边擦眼泪边说:“我真的错啦~别哭了好不好~我答应你,以后病了累了肯定休息~”


你吸了吸鼻子,说:“你说话算话?”


他不假思索地点点头。


“嘿嘿这可是你说的啊~我都录下来了哈哈哈不许反悔!”马上恢复元气的你拿着手机在他面前晃了晃,他的表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惊讶到放心再到无奈。


“行啊你,现在都敢这么套路我了?你——”本来想“教训教训”你的王嘉尔身形突然晃了晃,是啊,他还病着呢。


“想教训我留着病好再说吧~走,带你吃药~”


提到吃药,他的眉头明显得皱了起来,却也只能无可奈何地说好。


说实话那药的滋味当真不怎么样,你闻着都快吐了,何况他还要喝下去,你也是心疼他才买了芝士蛋糕回来,结果又闹了今天这么一出。


“嘉嘉,以后不许再这么拼了知道吗?多让人心疼啊……”


他听到笑了笑,仿佛喝的是蜜糖而非苦药。


在我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纯看客的时候,觉得这里每天都有好多更新可以追,每天都超幸福!后来,我慢慢参与到了创作之中,而也慢慢发现,这里开始变得冷清了呢。然后,我开始思考的东西也没办法让我单纯地开心下去了。
我开始想自己写的一点都不好,会有人看么?
我开始想自己总不更新,会不会掉粉?
我开始想如果有一天自己也不想干了,粉丝会不会很伤心呀?
乱七八糟想一大堆,然后又觉得自己其实没有必要这么做。
当初想写同人也是因为自己好奇,多半为了自己,觉得自己写的不好是好事,至少我还能变得更好。
每个人每天一大堆事,恰好无聊点开这里,恰好自己更新,恰好自己写的她喜欢,这三件事同时发生的概率还是比较低的,发生了就该感谢,没发生也是合理,不过拖更的确是个问题,但是每天事情真的太多〒_〒再次抱歉啦hhhh
至于第三个问题,如果真的有这么一天的话,我想我会比谁都难过吧……
hhh深夜感伤~看过就算啦~别多想~

『破百倒计时福利』大佬求带!!!

【纯属虚构,请勿上升真人~~】


问:有一个打游戏超神的男朋友是一个什么样的感觉?


答:没什么感觉,他又不带我玩。(怨念……)


没有错,你大概是上辈子拯救了地球,让你找到了个帅气多金又暖心的男朋友,更重要的是,他打游戏堪比专业电竞大佬,完全满足了你这个轻微游戏宅对于另一半的美好幻想!


哇~这么大馅饼砸脸上果然做梦都会笑出声吧!!!


呵,是啊,那段时间的确以平均每周两三次犯这个毛病,直到……看清了某人的真面目——


什么都好,就是不带自己打游戏!


『又是一个风(该)和(打)日(游)丽(戏)的下午……』


你轻手轻脚地推开房门,看到电脑桌前极其专注的某人不禁扶额,“啊……说自己要运动,果然又是骗人的……”


“咳咳,这是又在进行脑力运动呢?”你轻倚着门框,悠悠地说着。


突如其来的一句,吓了段宜恩一跳,手上动作忽然慌乱,本来打算潜伏“回回血”的他突然从草丛里站了起来,果不其然被“爆头”了。


“嘶……”为自己难逃一死的游戏小人默哀了几秒,他起身向你走来,脸上不自觉温柔了起来,这就是他日常的模样,只有打游戏的时候才会面露凶色。


“怎么了?”边问着边将你抱进怀里,还不忘用下巴抵着你的脑袋。


你一下子没了底气,像一只求着人陪自己玩的小猫,求让他总是知道怎么哄你最有用呢。


过了一会儿,你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宜恩,为什么我说什么你都能答应,唯独不陪我打游戏?”


听到这话,他很明显地顿了一下,然后笑了,“一会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做。”


不要扯开话题!!!


你瞪着他,虽然并没有威慑力。


知道这话题是转不走了,他默默拉着你走到床边坐下,意外严肃地说:“你知道我为什么不陪你打游戏么?”


他将手轻轻搭在你的肩上,在你耳边说:“因为啊,万一你迷上游戏不想搭理我了怎么办?”


你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撩拨,僵在了那里,正在想下一步自己该怎么办的时候,谁知他忽然显得有些失落,嘴里还嘟囔着什么:“以前又不是没发生过……”


你忽然觉得,这个大男孩真的是上天赐给自己最大的馈赠了吧。


你站起身,装作若无其事地理了理衣服,说:“今天我开心,我来做饭,你就……接着你的脑力劳动吧。不过,最多两把!谁让你不带我玩!哼!”


本以为他会很“感激”你的善解人意,没想到却在听到你来做饭的时候眼角闪过一丝恐惧,“啊不了不了,今天不适合打游戏,不如我们一起做饭吧哈哈哈哈”说着,急忙跑去厨房了。


而你也终于从“男友不陪我打游戏”的怨念中脱离,进入了下一阶段——


喂!!我做饭真的有那么难吃嘛!!


【破百福利倒计时】林在范!你给我站住!

不知不觉又到了这天,不知是不是老天作怪,你们相识在这天,确定关系在这天,结果现在闹成马上要各奔东西的局面,竟也是这天。


你起了个大早,准备收拾完东西就悄然离开,却没想到他早就坐在了客厅沙发上,一动不动,安静得像个雕塑,嗯,还是个极其俊朗的雕塑。


你们能在一起,归根结底源于你的主动。你不是随意打扮一下上街就有人搭讪的美人胚子,也没有无论什么时候都有人愿与你交谈的活泼性子,用你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你平凡到哪怕现在万众瞩目的舞台上,都会被当做工作人员然后请下台。


雕塑先生则从小就备受关注,永远不曾间断的话题,他既不是豪门子弟,也没有绝佳人脉,可是在你眼里只是收到像你一样的无数平凡人的关注,就已经很闪耀了。他像是天生属于舞台中央的人,而你永远只能在表演散场之后给他搬搬椅子。


当他说想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你的第一反应不是欣喜若狂,不是这么多努力终于有了结果,而是难以压制的疑惑:为什么?


他笑了笑,只用了一句就让你放下了所有多余的伪装--


就是觉得,在你这里不用装,比较安心。


接着,他就紧紧地抱住了你,趴在你耳边说:“你别不信,我是认真的。”


那时候你才知道,其实大家都一样,无论前缀多么天花烂坠,归根结底,都是一个人而已。


“那时候真好。”你盯着沙发上那人出了神,不禁心想着。


“这么等不及要走啊。”他的语气里都带着酒气,原来他不是也起的早,是压根就没睡。


你没说话,只想逃离。


忽然,他站起来向你走过去,尽力压制着宿醉之后不大听使唤的腿,他试图抱你,却在看到你的眼神之后顿住了,自嘲地笑了笑,说:“呵,真的没办法了呢……”


“是你说的,不想再看见我。”明明已经尽力掩饰难过,可是眼角还是瞬间就湿了。


“是你说的,觉得和我在一起很累。”


“也是你说的,你后悔了。”


“林在范!凭什么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啊!就仗着我喜欢你嘛!”


压抑得久了,爆发还真是可怕。


他愣了半天,默默蹲了下去,语气温柔地说:“没想到这双拖鞋你还留着。”


你低头看了看手里没法再穿了的旧拖鞋,一时竟不知该说些什么。这拖鞋是刚在一起的时候自己逼着林在范买下来的,还强迫他穿了好久,终归还是旧得不像样了。


“我这个人呢,毛病一大堆,一点也不像朋友们说的那样好,跟我在一起,真的是辛苦你了。”这话明明是笑着说的,你却看到他脸上亮晶晶的。


他慢慢站起身,“乖,再去睡会吧,我这就走,别的我都不要,就要它。”他指了指你手里的拖鞋,然后尽量温柔地拿走了它。


那一瞬间,你平静如水的内心世界,开始山崩海啸。


他就那样一步一步走向门口,第一次,你在他的身影里找到了落寞。


他走过了沙发


『这真的是我想要的吗?』


走过了上个月买的盆栽


『真的没有办法了么?』


走到了门口


『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吗?!』


他慢慢转动了门把手


“林在范!你给我站住!!”


这次,他是真的笑了。


然后你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被套路了。@_@


很久没看这里竟然已经97个粉丝了吗!!!


知道了,会抓紧写的😂😂😂


感谢你们的关注!!💓💓


金庸老先生被时间接走歇着了。

先生您慢走,江湖吾辈尚在,虽不及先生剑法高超,却也定当竭尽全力。

他日江湖见😔

不知不觉都快一百了啊……

感谢大家不嫌弃我经常性的随心所欲啦~(。・ω・。)

距离破百还有七个小伙伴,那就增加一个我写一个高赛文个人向小故事吧~实在没钱抽奖啊哈哈哈_(:з」∠)_

再次感谢!!!

【在荣剧场】【命定】『前世篇』上

『放过我吧。』

炎炎夏日终于在月色中稍微松了口,本是寂静的夜,林宅围墙上竟趴着个人,一边不协调地移动,一边小声嘀咕着:

“哎哟,到底是不是这里啊……要是没有就坏了……”

“扑通——”文弱书生果然支撑不住掉了下来,好巧不巧,正撞林家小少爷的房门口。

朴珍荣手忙脚乱地起身想躲起来,却是晚了。

“什么人!”林在范破门而出,看到了一身狼狈的“逃犯”。

朴珍荣本想直接翻墙逃跑,却看到了林在范手里的耳环——那是他的,娘亲唯一留下的东西。

林在范注意到了眼前人的目光,顿时狐疑:“这……是你的?”

朴珍荣自知理亏没敢多言语,只是点了点头,眼底还不自觉地挂上了些急迫。

可是林在范可是出了名的纨绔子弟,哪里能轻易放过这不速之客?

“呵,你说这东西是你的,可为何会出现在我家?麻烦小书生给我个合理的解释。”

寻常的问题竟让朴珍荣红了脸,他憋了半天只是说:“我……”

“嗯?不说?我的耐心可是有限的。”林在范边说着,边缓步走向院中凉亭,将握着耳环的手轻轻抬起,像是随时会松手一样。

朴珍荣见状顿时慌了,当即跪下,说道:“求少爷将它归还于我!那是我娘唯一留给我的东西了!”

林在范听到这话愣了一下,心里忽然软了几分,因为他的娘亲也在前不久离开了他。谁料,林在范刚准备收手,却被脚下石头绊了一脚,等回过神来的时候手中已是空无一物。

“你——!!”朴珍荣也在那瞬间不顾自己会不会水径直跳了下去,然后不出意外地溺水了。

“喂,醒醒,别睡了,喂!”

在一片嘈杂中,朴珍荣终于睁开了眼睛,“我……这是……啊!耳环!!”

林在范真心不太想理这个疯子,一脸嫌弃的说:“还耳环呢?!你刚刚小命都差点没了!”像是想起了什么,他的语气又平和了几分说:“那个……我已经派人去找了,我自己也去找了,实在抱歉,还没找到。”

朴珍荣没说话,瞪了他一眼转过去装睡了。

嘿~我这暴脾气的!

林在范哪里受过这样的对待,当即火了:“死书生,我好心好意救你一命还帮你找东西,你就这个态度??”

接着,他又摆出了林家少爷的派头,装模做样地说道:“哼,你这个样子,怎么给我当书童?”

朴珍荣听了立刻坐了起来,诧异道:“书童?什么书童??”

“当然是给本少爷的补偿啊~你也不亏,有地方吃住还有钱赚,我家不比外面好多了?”林在范这一副洋洋得意的面孔,不知怎的在朴珍荣眼里显得更加讨厌了。

“我不要。”朴珍荣冷漠地回了句,起身就要离开。

“站住。”林在范这家伙变脸快得出奇,刚才自带滑稽喜感的纨绔子弟模样瞬间消失了,脸上突然透出了丝丝阴冷:“朴珍荣,你当我家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么。”

林在范悠然走到朴珍荣身前,微笑地说道:“怎么?现在愿意了么?”

朴珍荣此时觉得,这个样子的林在范,很恐怖。

然而朴珍荣没想到,一切只是开始。

『嗯……想一发完的愿望果然还是想太多……』

生病了呜呜呜(╥_╥)

胃好疼……对不起,已经码好一半了……可我实在太疼……

心血来潮点开了我的关注列表,果然有的人已经退了这里呢……

最近总发一些没什么意义的事自己都快不好意思了,大概明后天更新~~然后就真的要潜水一阵子了,要准备考试_(:з」∠)_

爱你们!!ฅ'ω'ฅ